三夫户外!为您优选文章,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哇!繁體版
首页 > 三江源头的健康守卫者:重走前辈之路 寻回医者“初心”

三江源头的健康守卫者:重走前辈之路 寻回医者“初心” 作者 / 邹明远

  玉树4月14日电 题:三江源头的健康守卫者:重走前辈之路寻回医者“初心”

  作者 胡贵龙 潘雨洁 张添福 周瑞辰子

  在青海省玉树州人民医院的书柜里,珍藏着几本厚重的英文医学期刊杂志,院长郭勇时常拿出来翻阅,“这是第一批支援玉树的医生们从北京带来的,”他边看边说,泛黄的书页上字迹模糊,“几十年间,医院数番移址、维修、重建,唯有这些书被精心保留。”

  这间由北京市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援建的医院,如今看上去和其他现代化的三级医院并无二致。然而,这些被郭勇视作“镇院之宝”的旧书刊,承载着医院特殊的历史—五十年间,援玉京医的坚守、本土医生的回报。

  援玉医生:在这里,我找回最初做医生的感觉

  去年8月,郭勇从北京来到玉树,担任州人民医院院长。刚到几天,他便带着北京的医疗团队走遍全州一市五县,和乡镇医生一起去牧民家中开展联合会诊。

  “当时,哈秀乡一个3岁小男孩一直发烧咳嗽、听诊器里心脏有杂音,”经确诊男孩患有先心病,郭勇即刻安排他前往西宁接受手术,并积极对接北京市先心病费用托底项目,解除男孩家庭的后顾之忧,术后一个月,小男孩重获健康。

  下乡时,走着前辈们走过的路、目睹藏族贫困家庭被疾病折磨的真实境况,郭勇的口袋里除了听诊器,还有一本藏语书,“会说牧民的语言,才能跟他们拉近距离。”

  来玉树的时间还不到一年,但现在的他已经能随口唱出一只藏歌、喜欢上跳卓舞、吃糌粑。“在玉树遇到的人和事丰满了我的人生,”最近,郭勇把自己的微信名字改成了“感恩玉树”。

  “过去12年,我在北京负责管理医院、培养团队,”他说,“但来到这里,能帮助一个患先心病的孩子、能解救一个生命垂危的阿爸,我找回了最初做医生的感觉。”

  北京老师的言传身教:医生,要越做越小心

  在玉树州人民医院工作了30年,副院长达松至今回想起“那些年手把手教我、照顾我的北京老师们”,内心依然久久不能平静。

图为玉树州人民医院下乡开展义诊。玉树州人民医院供图 图为玉树州人民医院下乡开展义诊。玉树州人民医院供图

  他回忆,在州卫校上学时,从北京来的援青医生吴咏昀老师教授护理学,上课没有模具,她便让学生在自己身上练习肌肉注射。“我的第一针是扎在老师身上,”他说:“当时很多同学汉语都说不好,她‘以身试针’、耐心地教,如此用心良苦,才给了我们最好的启蒙。”

  1990年,达松刚开始做实习医生,晚上值班吃方便面,被外科主任陈国强看见,在宿舍煮好面条,叫达松去吃,并告诉他:“从卫校毕业,医生之路才开始,要不断累积经验,有机会还要接着念书、读大学,不能停止钻研。”

  “穿上白大褂,不代表你就是称职的医生!”陈主任严厉的叮嘱,在达松心中生了根。此后,为了成为老师口中“称职的医生”,他一边读书钻研,一边通过实战不断提高医术水平。

  在老师的建议下,达松去往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进修,并借鉴当时国内先进的脑外科手术方法,完成了玉树地区首例由本土医生主刀的高血压脑出血软通道引流手术。

  现在,达松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向老师问早安。“北京的老师们用言行举止给了我‘胜似父母的教育’,他们是一群付出太多、得到太少的人。”

  当初,达松站在陈国强主任身旁,看他主刀骨科手术,那时用的是70年代从北京带来的德国进口器械,“现在,医院里还保存着当年的钳子、镊子,比我年龄都大。”

  从老师手中接过手术刀,三十年间,医术不断精进、经验愈加丰富的达松却更加明白老师当初提醒自己的用意:“医生,要越做越小心。”(完)

【编辑:张燕玲】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